与复杂共处

复杂的事物也可以令人愉快。太简单我们贵感觉乏味,太复杂我们会感到困惑,而且,理想的复杂程度是变动的,因为如果我们在一个领域里面越内行,就越喜欢复杂程度更高的,这个观点适用于不同的领域,无论,音乐或艺术,侦探小说或历史小说,业余爱好或电影。

人类与时间的关系有着悠久的历史。农业和狩猎都遵循着以一年为周期的循环,这引导了历法和计时的发展,主要有祭司来管理。工业的发展创造了工厂,需要很多人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里一起工作,因而钟表变成了一个控制行为的重要手段:什么时候起床、吃饭、祷告、汇报工作,什么时候休息和下班。钟表其实是一个随意多变的机械装置,并不能很好地迎合人类的需要,但它作为计时工具管理着社会。

书写让知识、思想、故事和诗歌可以流传给他人,使得知识的传播可以穿越时空。正是像书写这样的人造物的发明使我们越来越聪明,包括发明书写和阅读在内的这类事情,让我们变得更有智慧。但是在纸上书写符号与说话发音之间有很大的区别,这其中显而易见的矛盾和复杂性是不可避免的。口头语言很自然,任何人都能学会;书写语言是主观的和变化多端的,学起来很困难,世界上不能够掌握书写能力的人数量惊人。

——读书笔记:《设计心理学2:与复杂共处》[美]唐纳德·诺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