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MASK(Part02)—战场假面

zz00

原始社会,战士们佩戴面具,企图获得图腾的力量。从最初的图腾面具、骑士面具,到防毒面具、高科技头盔等,你会发现,战争的图腾从未消失过。随着战争科技的发展,未来的面具,在遮蔽士兵脸孔的一刻,也带来了等同原始社会巫术一般的神力。

图腾铁面

远古时代面具的战争应用,以熊为图腾的华夏民族老祖宗轩辕黄帝,和崇拜牛的蚩尤的两则传说可作为典型案例。(蚩尤是中国神话传说上古时代九黎族首领,骁勇善战,被奉为兵主战神。)

第一则传说,黄帝率以熊为图腾的氏族和炎帝残部,带着各个部族的图腾面具迎战蚩尤,但似乎那些熊没有帮到什么忙。这里就要说到第二则传说,就在力量悬殊、屡战屡败的时候,有人献策黄帝将士兵打扮成“魂头鬼”来迷惑蚩尤,于是鬼的面具把蚩尤的部队吓得够呛,这种手舞足蹈的风格经过演变,成为山西晋中“爱社”傩舞的原型(傩[nuo]舞是广泛流传于各地的一种具有驱鬼逐疫、祭祀功能的民间舞,是傩仪中的舞蹈部分。),至今寿阳县平头镇韩沟村“非遗”传承人韩富林还戴着鬼头面具表演傩戏。

可见,古代面具一来可为战士们带来图腾神力的心理作用,二来还起到震慑敌人的效果。但随着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过渡,以及盔甲锻造技术的发展,面具逐渐和头盔、铠甲融合在一起。

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其武士曾佩戴的木质“总面”或者遮盖眼部以下的“面颊”,也常常被做成天狗、笑脸、猿猴、佛体、仁王等造型。但已经进化成盔甲的面具,起到的更多功能,还是保护面部。宋朝金国女真人的骑兵部队“铁浮屠”,从头到脚到马都捂得严实,远看像佛教词汇浮屠所指代的宝塔。北齐猛将高长恭“兰陵王”也戴着面具,坊间传闻他是小鲜肉才戴面具,但实际上他的面具应该是一种特殊的面甲。这位小鲜肉的面具偏好影响了后来南宋将领戴面具的风气,比如与岳飞同列中兴四将的韩世忠,他的下属士兵也戴着面具。面具在保护了兰陵王和他粉丝的脸孔的同时,还影响了戏曲的发展。唐朝假面舞《兰陵王入阵曲》传到了日本,影响了其能剧的面具传统。至今日本还保留着60多件兰陵王面具古董。

zz07

图为日本甲胄(zhou)中兜(头盔)与颊当(头盔面甲),江户时代18世纪。甲胄造型独特,繁复华丽。至江户和平盛世,仅剩礼仪和装饰作用,成为上层武士阶层的奢侈品,还作为传家之宝,象征高贵血统。

诞生于中世纪的骑士制度,催生了欧洲盔甲的发展。作为冲锋陷阵的将领,其实需要更全面的保护,14世纪强弩的发明让这种需求更加迫切。于是,曾经的锁链盔甲、半盔甲,演变成全覆盖盔甲。出于区分敌我功能,以及一些装饰性的考虑,骑士们往往会将自己的头盔打扮一番,常饰以染色羽毛、家族纹章,条顿骑士团的骑士还会在自己的桶盔上安上威猛牛角,当然像纯金色狮头这样动物造型的头盔也不是例外。

zz02

zz03

zz06

zz09

左图为可开合宽德制头盔,还有不可开合的,颇像一个桶倒扣在头上。为了保护面部,中世纪的头盔多为全封闭式,仅仅露出双眼;
右图一:意大利头盔,约17世纪;
右图二:文艺复兴时期,由于大炮的火绳枪的发明,骑士阶层没落,头盔的实战功能被忽视,装饰和竞技作用占了主流。约1547。

在文艺复兴时期,随着冷锻、蚀刻以及镀金技术的发展,骑士们的头盔变得更加华丽,诸如“德国菊花”“螺旋形花纹”和“蔓藤花纹”这样的蚀刻装饰点缀在头盔上。而且他们穿戴起来更加舒适,但此时,穿戴它们的骑士已经变成了互相骑马对扎的竞技运动员。花纹固然美好,钢板依然坚硬,但面对登上战场舞台的火炮和火绳枪,其已经丧失了作为战争工具的作用。比骑士头盔更加悲惨的是aziteke 展示的猛兽铠甲,面对西班牙殖民者的枪炮,那些野性生灵的庇佑并没有起到作用,它们染着血,作为过时的战争面具,随着阿兹特克文明一同灭亡。其凶猛的往昔,也就能从墨西哥摔跤手的头套中窥见一丝若有若无的充满戏谑的痕迹。

硝烟头罩

两次世界大战彻底改变了战争的规则,也彻底改变了战争面具的形态。

一战伊始,出于被子弹爆头的恐惧,各国都曾研制了一些奇怪的面具。曾经封建迷信一般的神力装饰已完全被舍弃,在子弹面前,这些面甲往往被设计成简单的样式,比如1915-1916年间英国发明的实验面甲就像一张轻微对折的钢板,以适应人脸形状,只在眼部留了一点缝隙。但这种面对一战残酷的战场,事实证明它们并不适用。与中世纪骑士面对面短兵相接的情景不同,被成为壕战的一战,被正面火力打脸的概率远远低于被四周及上方流弹、弹片击中头部的概率,受铁锅启发诞生的法国亚德里安钢盔大行其道,他们遮挡了士兵的头部以及耳部,但它们没有设计面部保护,原因大概有几点,一是骑士一般的面甲会影响开阔视野;二是会影响机动性——飞机、坦克、大炮面前,及时躲开卧倒保命才是更重要吧!

但不是说士兵脸部可能受到的伤害在减少,至少,对你脸部造成伤害的种类,远比中世纪丰富得多。英国在经验教训中发明了两种独特的面具:一种是“防飞溅面具”,这和早期坦克技术的不稳定有关,一来坦克容易被子弹、弹片击穿,二来出故障的坦克可能会向坦克手喷零件,所以这种面具采取坚韧皮革及锁子甲材料,覆盖了坦克手的面部。随着坦克技术的发展,这种面具退出了历史舞台。而英军发明的另一种面具“防火罩”却一直应用在英联邦国家海军及美国海军中,这种与防火手套配套的面罩采用了经硼酸浸泡处理的布料,便于携带,不影响作战,可以保护士兵眼睛以外的头颈部分,它受益于一战英国日德兰海战战败经验,英军有三艘军舰都因被击中而发生爆炸。

zz04

根据战争的需要,有时面具的隐藏需求大于防护。二战德国纳税党卫军在1936年发明了一款连接头盔的面巾,它像拖布一样碎碎地垂帘与士兵面前,但因影响视野和行动被舍弃了,它的效果远远不如后来诞生的迷彩油管用——按照隐藏脸孔的功能来说,迷彩油也是一种面具。

zz05

zz10

二战中被广泛采用的空战飞行员的氧气面罩和雷朋眼镜,也是类似的防护逻辑。飞行员的氧气面罩应对动辄万米的空战的低氧环境,雷朋眼睛则来自一名美军空军上尉登门博士伦公司的请愿,他希望有一款能吸收更多光线的太阳镜,以减少强光带来的不适。太阳眼镜不是面具吗?看看现在明星上街的装备吧。

而战争中最具代表性的新形态,要数防毒面具了。其关乎军队整体和大后方的平民生活。隔着防毒面具,便是化学武器死神一般的味道,这股味道可能是氯气、路易斯毒气所对应的刺激性气味,可能是芥子气的芥末味,也可能是双光气察觉不到的味道。这四种一战中被广泛使用,一旦吸入,等待你的将是水泡流脓、皮肤溃烂、心跳骤停、支气管窒息、眼睛液化等症状的至少其中一种。毒气的使用拜一战中德国所赐,引致各国毒气和防毒面具紧锣密鼓地研制。

zz01

zz08

1930年一个米老鼠俱乐部的电影院集会上,几乎每个参与者都佩戴这米老鼠面具。

有过惨痛教训后,二战更完备的防毒面具成为多数军队的标配,中国因资源有限只有少数军队配有,也广为支援战场的后方普通市民所使用。美国当时还请迪士尼设计了一款米老鼠造型的儿童面罩,米老鼠僵硬的表情在战争的疑云下显得很诡异。饱受德军轰炸的英国市民的防毒面具更为日常,除了儿童卡通面具,还为老人设计像一口座钟一样连着管子的更痛快的防毒面具。美国华盛顿的年轻人到处搜罗废旧的橡胶——据说一个轮胎可生产12只防毒面具。两座城市防毒面具的普及,标志着二战已经成为所有人的战争。

太空桶盔

现代战争的头盔,总是落后于电影与漫画中的演绎。

视觉效果如电脑游戏界面的头盔,同诸如动力骨骼,外置于人体之外的支架一般的装甲,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明日边缘》及游戏《现代战争:高级战争》均有涉及,这样前沿装备的组合,打造了全新的图腾战士。

上世纪80年代,凯夫拉材料的头盔将钢盔赶下了历史舞台,虽然依旧不能达到面具覆面的效果,但这种材质轻便的头盔——比如后来在海湾战争中有这优势表现的PASGT系列头盔,以及被美国特种部队和欧洲各国接纳的FAST系列头盔,拥有大量的配件。通过配件组合,这些头盔从外观上便更接近中世纪骑士完全挡脸的面具——桶盔了,且防御力大大提升。现代头盔从佩戴的部位来看,眼部通常搭配太阳镜、护目镜,但它们的功能被划分的更详细,比如用于步行或搭乘载具,防紫外线或防弹片。

zz11

如果说F35战机头盔将机舱外四周图像、导航信息、弹药配置投射到头盔内部,还只是辅助作战的话(类似的还有被称为战场谷歌眼镜的Q-Warrior系统,它与武器相连,提供弹药、瞄准信息),德国和英国正研制的未来战士系统的头盔则完全是“以脸伤人”的初衷了:英国FISI系统的头盔可根据士兵的语音识别能力完成枪械“打开保险”“开火”等指令。德国IdZ-ES系统也采用了语音指令功能,直接将手电筒大小的枪支安放在头顶,通过佩戴者的眼球动作协调瞄准,如果眼神到了,敌人基本已挂……

zz12a

zz13

被战争所全新刻画的面具,也在刻画着新式战争的丑恶和残酷。新时代战士和阿兹特克丛林中为神祗寻找活祭品的食人生番,对于面具的需求是一样的。戴上假面,即获得力量。而未来士兵的眼睛,所谓心灵的窗户,在拥有协调面准、防御射线等功能的头盔之下,只会更难看清。不信你谷歌一下。